来自 工作 2018-02-26 19:26 的文章

“暴利”就是像父亲这样高强度工作的开发商赚

有时候看到历史不停地重演,也很有意思。

比如说,父亲在弗拉特布什地区搞建筑,另外有两个同行在附近跟他一起开工。父亲每次都会比他们提前三四个月完工,而且活做得最好。父亲建的走廊漂亮又宽敞,公寓面积也大,所以房子很快就能租出去,时气不好也不受影响。相反,他的竞争者之一,工程没等建好就破产了,于是父亲就会买下对方的工程。这种事情我不止见过一次。

1949年,我刚满3岁,父亲开始修建滨海天堂公寓区(Shore Haven Apartments)。当时这种大型公寓楼盘比较少,父亲凭此成为纽约市郊最成功的开发商之一。父亲的工程讲究方式方法,所以整个项目完成得非常出色。那时,为中低收入者建房的地产商,都会得到政府财政支持,因此,海洋天堂公寓项目让父亲从联邦住房管理局(Federal Housing Administration)得到了1030万美元贷款。这笔钱是政府在公正基础上对工程总体评估算出的结果,里面包括给父亲7.5%的利润。

父亲对承包商催得很紧,向供应商砍价也很凶,所以他能提前完工,还省下100万美元预算。可能“暴利”就是像父亲这样高强度工作的开发商赚出来的吧,不过,这种行为后来被禁止了。

赚钱的同时,父亲为中低收入者建了很多质优价廉的房子。现在已经没人做这种生意,因为它既无利可图,又没有政府补贴。直到今天,父亲在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建的廉价房还是中低收入者的首选

1964年,我从纽约军校毕业后,冒出了去南加州大学(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)电影学院念书的想法。当时我对电影业很着迷,崇拜山姆·戈德温和达里尔·扎努克这样的红人,最喜欢路易·比梅耶。不过后来,我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在房地产业发展。

起初我选择了布朗克斯区的福特汉姆大学(Fordham University),因为它离我家很近,我跟办校的耶稣会关系也很好。可是两年后,我开始想,既然必须上大学,为什么不努力上一所最好的大学呢?于是我申请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,并被录取。那个年代,想经商的人必须去沃顿念书。哈佛大学商学院确实培养了很多上市公司的行政总裁,但是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几乎都是从沃顿走出来的,像索尔·斯坦伯格、伦纳德·兰黛以及罗恩·佩雷曼,这些名家数不胜数。
 

沃顿让我明白的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学习成绩不代表一切。上学后,我很快发现我的同学根本没那么独一无二或令人敬畏,我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。另一件重要的事情,是我得到了沃顿的一纸文凭。虽然这张文凭在我眼里没什么,可很多跟我做生意的人把它看得很重,认为它是权威的象征。综上所述,这个大学我上得很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