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工作 2018-02-26 19:25 的文章

我不怕你,但是非常尊敬你

上小学时,我就表现出了自信、好胜的特点。小学二年级时,我居然给音乐老师来了个“熊猫眼”,因为我觉得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音乐。为此,我还差点被学校开除了。我并不是以此为荣,只是以此向大家说明,我确实是在很小的时候,就不害怕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想法。现在长大了,我会用自己的智慧而不是拳头去反击别人。

从小我就是个孩子王,不过,跟现在一样,当时也是有人喜欢我,有人讨厌我。我在我们那个小圈子里挺受欢迎的,其他孩子总喜欢追随我。少年时期,我喜欢搞恶作剧,可能骨子里就是有爱惹事的基因吧。我把气球装满水乱扔,把唾沫吐得老远,在运动场和生日会上捣乱。我并无恶意,只是想证明自己很大胆。弟弟罗伯特很喜欢说我干过的糗事。

罗伯特小我两岁,比我安静且更易相处,我们的关系一向很好。一天,我俩在家里的游戏室玩积木。我想用积木搭一座大高楼,可我的积木不够。于是我就向罗伯特借他的积木,他说:“好,不过用完了你得还给我。”

我用光了我们俩的所有积木,建了一座很漂亮的大楼。由于实在太喜欢,我干脆用胶水把这座大楼给固定住了,罗伯特的积木就这么“贡献”给了我。

13岁那年,父亲决定把我送到军事学校,认为军事化管理对我有好处。我对这个决定感到毛骨悚然。不过,事实证明父亲是对的。从八年级开始,我开始在纽约军校(New York Military Academy)念书,一直读完高中。那段时间我学会了严以律己,还学会了要把好胜心用在取得成绩上。高中期间,我曾被授予队长一职。

有位老师对我影响很大,他就是西奥多尔·杜比安斯。老师原是海军一名军官,身体素质相当强。他戴着护帽将足球头球射门,能把球门柱撞断,但是他的头却安然无恙。他不允许任何学生顶撞他,特别是那些有特殊背景的学生。如果谁敢不听,就会很严厉地教训他。我很快就发觉,自己在身体上不是他的对手。有一部分学生不服他,结果最后都被收拾了;大部分同学都对杜比安斯唯命是从,成了胆小怕事的人。

我既不属于那小部分人,也不属于大部分人,而是“第三类人”:以智取胜,讨他喜欢。而且,当时他是学校棒球队教练,我是队长,我的表现也让他很满意。同时,我还知道了怎么跟他相处。

我让他知道,我不怕你,但是非常尊敬你。这是一种微妙的制衡。像杜比安斯这样强势的人,如果你跟他对着干,一旦他发现你的弱点,就能轻而易举击败你。但是,如果你也很强势,但是你尊重他,他就会真诚对你。这不是我冥思苦想的结果,而是一种直觉。明白了这一点,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。

在军校我是一名优秀的学生,但我并不是最用功的那一个。我对学校作业不感兴趣,好在它们比较简单。很早我就明白,学校教育只不过是为人的终身发展起到打基础的作用。

大概我会走路的时候,就跟父亲一起去建筑工地了。我和罗伯特总会在工地拣很多饮料瓶,回家攒起来卖掉。

少年时代,每次放假回家,我都跟父亲学做生意,学着跟承包商周旋,参观楼盘,讨价还价,等等。

父亲出租的房子都是受房租管制条例保护的,他虽然坚持不懈、吃苦耐劳,可是得利很少。这种生意要想赚钱,只能努力降低成本,所以父亲是个很有成本意识的人。无论面对拖把和地板蜡供应商,还是大项目承包商,父亲都会狠狠讲价。父亲知道每样东西的价格,这是他的一大优势,没人骗得了他。比如,父亲知道安装一套建筑物的自来水管道系统需要40万美元后,就知道怎么跟承包商讲价了。这并不是说要把价钱讲到30万美元,承包商总要赚一点的,但是,起码可以把价格控制在60万美元以内。

父亲讲价时还有一个优势,就是人很实在。比如,虽然把价格讲的比较低,但是父亲会告诉承包商:“你看,跟我干活,你可以按时得到全部报酬,别人谁能这么跟你保证?”父亲还会告诉承包商,跟他干活效率很高,不会耽误他们接下一份活。因为父亲的建筑项目很多,他总能说服承包商以后继续为他效力。

同时,父亲也是位严格的雇主。每早6点,他都会去工地亲自指挥,这几乎是他的个人专场秀。如果觉得谁做得不好,父亲就会亲自上阵,因为所有活他都能上手。